舞影徘徊

废物一个

补充一个吧,我们高三那年高考前,年级组长开大会,教育我们所有人,你们没有资格撕书,你们身为北京的学生本就比外地学生更轻松,你们有什么压力需要这么发泄,你们配吗?你们像外地学生一样难吗?你们没有,所以谁敢撕书谁就等着处分吧。

这段话真的让我到现在都记得。

对哦,我高中很自由,学校食堂饭菜便宜好吃,把我揣成了猪
软板上面插满了附近所有外卖的单子和电话号码,到了中午/晚上的时候,别的班的人会钻过来管我们班要电话号码。

后黑板很有意思,

高二那年后黑板的画 本来要画什么来着呢,后来画成了打篮球的两个人。

忘了为啥被班主任说了,第二天上学一看,好嘛

马恩列斯毛,大头像拜了一排。

我们班班主任那时候还是个35,6岁的女历史老师,哭笑不得的骂那帮熊孩子,你们这是干嘛?说我专政啊!

好像再后来把,到了期末了,不知道那几个女孩子放学干了什么,第二天一道学校,后黑板密密麻麻,从洋流图到数学公式,语数英政史地一个不拉的都写在黑板上。。

密密麻麻的,却又特别好看

后来班主任怀孕了,高三就换成了一个娘了吧唧的英语老师,从那以后我们班的后黑板上,再也没有了图画

有的只有那红了吧唧的龙虎榜,谁进步快,谁分数高。

可这有什么意思呢

我这个学渣只有数学偶尔能冲个前几,其他的都在吊车尾可怜巴巴的。

高二的哪个女历史老师特别有意思,一到她的课,chuachuachua全是手机举着拍ppt

还别说,虽然她的课就是有意思+抄笔记,但那年我们的历史成绩都很好

后来她不教了,虽然笔记不再那么的繁琐,可成绩也一落千丈。

高三是命运的分叉口,有的出国留学,有的回家自学,有的放弃未来。

满满当当的教室,被戏称为史上最多人/男生的文科班的人哗啦啦的少了好多。

地理老师是个凶巴巴的老婆婆,会因为不写作业弹我们脑蹦,还会踹人。

其实力气不大,大家都笑嘻嘻的,可谁都知道,凶巴巴的老师一直用心的教我们。

即便高二那年我们烦她烦的想换老师

政治老师是个学霸小年轻,讲课有自己的一套思路

但是我们听不懂。

于是一帮子女生用了一个中午+半节体育课的时间和老师大吵了一架。

从那以后老师更换了教学方式,大家豁然开朗

高三那年数学作业是最少的,很长一段时间数学作业只有一道大题,大概七八公分宽的白纸上面,孤零零的摆着一道数学题

数学老师说,我不追求数量,但要求你们必须弄懂这道题。

可看起来简单的数学作业,却远比其他科繁杂的语句更能提升成绩。

文重那年数学平均分145

那年海淀区12个满分,我们学校占了两个。

那年我上了个厕所改了一道题的答案,于是又像以前每一次一样,不管难易永远和第一差了一部。

高中最郁闷的大概是英语125分其实不算太低,但在我们学校永远是垫底的绝望了吧。

身边都是学霸很郁闷啊……

还有当年的政治,明明去考场的时候路过了桥,看着天桥上面挂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可那年谁都没想到政治会考。

一下子蒙了头。

年纪大了,今天矫情一把啦!

评论(1)
热度(38)

© 舞影徘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