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影徘徊

废物一个

【李泽言x你】遇见

  人生有无数的岔路口,我们永远不知道会在哪天见到那个本已背道而驰的人。

  我喜欢李泽言。

  就是我们易城的那个城主。

  准确来说,整个易城待字闺中的少女们没有一个不喜欢李泽言的。

  李泽言是个奇怪的人。

  他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长子,却放弃了太子的身份驻守在这曾是战火纷飞的小城中。

  我们易城位于国家的最北端,再往北便是无尽的荒漠和大漠上的异族人。

  因着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常年收到粮食匮乏的异族人的侵扰。

  李泽言到来后一切都有了改观,这个被所有人不看好的皇子却成为了守护这个小城镇的战神。

  击退异族人,又同他们建立起了的商业往来。本是消息闭塞穷困的易城转眼之间成了贸易往来的枢纽。上至北国,西至游牧族,往来的商户最后在这里落脚。

  我们从一个农耕的城,变成了一个商业之城。

  他是整个城的人心中的神。

  所以我从未想过我会同这个爹爹年年都会念叨的神相处。

  城主在我心中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

  我只在他每年春节才会看到他站在城墙上的背影。

  高高在上令我只能仰望的存在

  七夕节的夜晚,城内总是会办起各种各样的活动,热热闹闹的,甚至能吸引在荒漠中的异族人的加入,带上面具牵起一根红线,单身的男女们都渴望碰到一段天赐的姻缘。

  除了我。

  我爹也想为我寻觅一段姻缘,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总是相信这些活动里所谓的“天赐”。前些年又给活动增了些乐趣,游人分为男女两组,每组的面具都是相同。

  和你带上一样面具的人就是你的有缘人。

  我爹觉得这种缘分真是天注定,可我却觉得他是在为这激增的收益感到十二万分的满意。

  对,我爹是个商人

  我的梦想也是成为一个牛x的商人。

  易城在李泽言的领导下民风开放的很,我成为商人的梦想在这个城市是能够被所有人包容的。

  所以今年的七夕节,我将我爹塞给我的面具随手挂在额前,露出我真诚的面容来——做生意的总归是要让别人看到你的脸的。

  手里拎着一打厚厚的本子。

每年七夕节我的生意都是最好的,偷偷摸摸的给那些带了女伴的,或是想要寻觅姻缘的人塞上一本我手里的本子。

  也不贵,最多一碗面的钱 上面满满的都是灯谜的答案。

  不过那些顶贵的花灯的答案是没有的,我也怕被王叔李婶什么的追着打

  那些男子总是一脸有辱斯文的样子 然后再趁着女伴不注意的时候从我手里买走这些本子。

  薄利多销 我总能赚个盆满钵满的。

  这次我听说李泽言不知抽了什么风,也来参加了灯会,倍感商机的到来

  ——他这样的人总能吸引城内城外万千单身女性的钦慕。
 
  所以我临时又加了一项新的业务,帮那些少女们打探一下李泽言带了什么面具。

  我一边卖着手中的本子,一边向着男人们买面具的地方挤去。

  人山人海。

  顿时我才想起,对李泽言感兴趣的不止这些女子们,那个战神,护了易城太平的男人,也是那些男人心中的神。

  我终于还是放弃了去寻找李泽言,气喘吁吁的挤到了离灯会较远河边。

  这里没有花灯的摊位,距离放河灯的桥又甚远。

  空空荡荡的是歇息的好地方。

  也是我用来藏多余的本子的地方。

  有商业头脑的人 是绝对不会就只带一点本子来的好吗!

  结果没想到这次竟有别人在那颗大树下坐着,手里隐约的再翻着我藏在落叶堆下的本子。

  我一下子顾不得太多,冲上前去想将本子夺回。

  却没想到那男人反应竟如此迅速,直接拽住我的手就将我按在了地上。

  手劲很大 手掌粗糙的不像是一般的公子哥。

  虽然在月色的映衬下,我看他身上的装扮价值不菲,可作为易城一霸(自封)的我,对于城内的公子哥们还是极其了解的。

  那人一直盯着我没有说话,我眯着双眼才注意到他脸上带着的面具。

  竟和我带着的那副是一样的。

  男人身上的熏香扑面而来,让我一时脑袋晕晕乎乎的甚至不知道挣开他从地上爬起来。
 
  他的眼睛很好看,亮亮的又有几分冷漠和煞气。

  那是一种将士身上久经沙场才有的煞气。

  我脑子一些子有些懵,想的是为什么我不将面具好好带上,露着我这张脸……

  我爹要知道的话,怕是又要说我嫁不出去了。

  我那老爹在某些方面总有让人头疼的迂腐。

  却没想到那男人盯着我看了半晌,猛地将我从地上拉起,又抱进怀中。

  “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这么说。

  听着他低沉的声音,不知怎地我竟想起了李泽言来。

  连我爹都不曾知道,我见过李泽言。

  那时我还很小,李泽言跟着他来巡视的父皇一起来到易城。

  年幼偷跑出来的我遇到了独自站在角落里的小哥哥。

  明明比我大不了几岁,还只有一个人,却不哭,和邻居的小子们完全不一样。

  年幼的我对这个长的好看的小哥哥颇为感兴趣,还送了他一块娘亲做的蜂蜜糖。

  我从小就是个颜控。

  后来的事情我也记不得太清楚了,只记得我曾和小哥哥抱怨,那个叫战争的东西真是太可怕了,隔壁的大哥哥遇到那个叫“战争”的东西后就再也没回来啦。

  还念叨着我以后一定要成为国内最厉害的商人,小钱钱在手看谁还敢和我抢蜂蜜糖吃。

  隐约中似乎记得我们碰到了一场刺杀。

  我不记得我救没救过小哥哥了,也不记得我额角的伤疤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了。

  只记得我满头是血的跑回家,被娘亲拿鞭子抽了一顿。

  也只记得后来听说那个叫李泽言的皇子受到了刺杀。

  多年后我才意识到,那个小哥哥似乎就是那个连护卫都跑了的可怜的太子。

  那个后来的,守护我们一城的神。

  他本该守护的是这天下。

  李泽言没想过自己还能遇到小时候的姑娘。

  其实在易城待了这么多年都未曾遇到那个姑娘之后,他本是放弃了的

  当年朝堂上有人不想让他继位,费尽心机的将他身边的护卫引开 独留他一个人。

  若不是那小姑娘的出现,他也许真的会被那帮人得逞。

  小姑娘是为了他受伤的。

  李泽言看到那打向自己的暗器被身边的小姑娘档下。

  白净的额头上汩汩鲜血流出。

  他至今都记得,自己无力的被赶来的护卫带走。他挣扎着想要去保护那个小姑娘,却无力反抗。

  只看到那个满脸鲜血的姑娘,冲着他露出白白的的牙齿,挥了挥手,“小哥哥再见啦!”

  他不想再看到有人为他受伤,于是开始在军营里摸爬滚打。

他记得那姑娘讨厌战争于是他来到那战火纷飞的小城。

  可当他真的强大起来,当他把这城变得和平富饶的时候。

他却找不到那个小姑娘了。

参加七夕节的活动纯属偶然,底下的人看他已过而立之年却依旧孤身一人,就想了这么个无聊的主意

他本也无心参加的,这种幼稚的牵线活动,还没有那些男子手里不知从哪买来的答案更让他觉得有趣。

  他也没想到会在休息的树下发现这些答案,弄出这些东西的人颇有商业头脑。答案覆盖面甚广,可又绕过了那些顶贵的花灯的答案

  大抵也是同花灯的老板们有合作的。

  所以李泽言也没想过会遇见那个卖答案的人。

  月色之下,少女额前的伤疤仿佛勾起他埋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

真好,终于找到了她。

终于找到了他的小姑娘。

评论(2)
热度(40)

© 舞影徘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