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影徘徊

废物一个

【七日谈/第一日】嘘,这个武林不太行

 @叶橙活动主页☆ 

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打头炮,我就抛砖引玉一下吧!!!!大家期待后面的宝玉们XD

   “话说那邪教圣女苏沐橙,身高八尺,青面獠牙,面若那钟无艳。偏生不愿承认,凡是见到她的人,皆要称赞一声美女,不然便是要被她挖心掏肺的。据说她还要靠那男童之血来保持其皮肤的光嫩。”说书人眉头一皱,惊堂木一拍,“与那魔教教主苏沐秋,自幼便是狼狈为奸的二人,等有朝一日二人成亲,这武林不知又要掀起怎样的风雨了。”

  茶馆的角落里,面容普通的让人容易忽略的少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她可对自己的亲哥没有半点的欲望啊……这说书人讲了半天她的“光荣事迹”,到最后也就她不喜欢别人说她不好看这点算是说对了。

   这些名门正派见天的往她身上泼脏水,这些个平民百姓深受其影响,对这些明显瞎扯淡的东西倒真是深信不疑 把她这个小美女愣生生弄成了无盐女,着实可气了些。

   便是对他们教派有所误解,都没有对她容貌的贬低让她觉得可气些。毕竟他们教打从老祖宗开始,便是一群放荡不羁,不顾世俗眼光的人。

  “真能扯啊。”苏沐橙给自己倒了杯茶,小声嘟囔着。小茶馆的茶虽廉价,却别有一种香味,倒是让苏沐橙想起了某个喜欢给她沏茶喝的人。

  身旁拼桌的男人听了不觉好笑的跟她搭了句话,“你也觉得这武林盟主之子,江湖人称叶少侠的叶修没有那么厉害?”

  苏沐橙一听才发现这说书人又换了个本子,开始大肆的吹嘘那武林盟主之子,世人皆知会成为下一任武林盟主的叶修。

  苏沐橙点了点头,她其是认识叶修这人的。

  说起这事来她就有点牙痒痒。

  虽然不愿承认,但她同叶修着实孽缘匪浅,就连她这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技术都叶修手把手教给她的。

  彼时年少,她和哥哥刚刚接手了经历了整顿的邪教。下山游历的时候,便在邪教坐落的血月山下发现了那个受伤的少年。

    少年眉清目秀,五官分明是还没有长开的样子,估摸着算起来年纪也就同哥哥一般大,上下也差不出一两岁。那时邪教刚刚更替,两人身边的好友都被派去了各个分教当心腹,身边同龄的人几乎没剩下几个,便是有,也都是恭恭敬敬的叫他们一声教主、圣女,猛地一见到年纪相仿的少年便起了收留的心思 。

  苏沐秋后来回想的时候,总是感叹自己引狼入室。

  那少年便是日后名动江湖的叶修了。

  不过那时候,叶修还是个叛逆的离家出走的少年,混进邪教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格格不入的, 反倒是对于邪教和外面传言不同的安静平和而感到啧啧称奇。

  “我说沐橙啊,你们这教也不像是个邪教啊,为什么外面传成这样?”叶修盘腿坐在地上,一边给缠着自己的小姑娘剥瓜子,一边随口问道。

   叶修剥瓜子的时候总是能挑到颗粒最饱满的那些,纤长白皙的手指在黑漆漆的瓜子壳上翻飞看起来也是种享受 很好的满足了苏沐橙的食欲和视欲。

  苏沐橙低头数着盘子里的瓜子仁,数到五十个之后便一把抓起吞了进去。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尤其是在邪教长大的苏沐橙更是没有在外男面前装模作样的习惯,她是极其信任叶修的,就这么堵嘴里嚼着东西,乌拉乌拉的回答叶修,“因为我们教的名字就叫邪教啊。最早的教主说,这名字听起来霸气来着。

  邪教地盘大,虽说叫了邪教这个名字,但毕竟接管了山下几个临县的事物,苏沐秋拍手想当一个勤奋爱民的好教主。

  用苏沐秋的话来说就是“有多大权利就要承担多大的义务,高处不胜寒啊!”

  前些年闹饥荒的时候,苏沐秋便拨了些银子去救济灾民。

    本朝皇权衰微,贵族贪图享乐,不管民众死活。他们教虽说不被那些自诩名门正派的家伙所接受,可苏沐秋却觉得作为江湖人士这仁义之心不能少,决不能放手不管的。

   于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的苏沐橙便打着去视察的旗号拉着叶修跑出了山,留下对着一堆教众事务头疼的苏沐秋。等到几天后终于从教务中脱身的苏沐秋想起来找人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晃到了灾民当中,帮着施粥了。

  小姑娘年纪不大,虽说是挂了个圣女的名头,可邪教内部里面对着这对兄妹也是宠到大的,什么实力至上之流的潜规则在他们那里完全行不通。

  甚至于苏沐橙现在使用暗器的功夫都是叶修手把手教她的。

  所以在和谐的邪教里长大的苏沐橙真真是第一次和灾民相处,流离失所,抛妻弃子,易子而食的事情狠狠地刷新了小姑娘的三观。

   记得第一次看到易子而食的场景之后,她晚上窝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叶修就坐在她的床头轻飘飘的拍着她的后背,也不说些什么,也不劝些什么。

   这时代的黑暗到底也要让象牙塔中的小姑娘亲自感受一番才不会那么单纯下去。

  苏沐橙托着下巴转了转茶杯的盖子,竟想不起后来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灾荒过去,她同叶修回到教里的时候,哥哥正气的跳脚,猛然看见她还皱眉问了句,

 “沐橙,你脸怎么这么红?”

  叶修这家伙虽是名门正派出身,可在邪教却混的风生水起的很,玄武堂的堂主就喜欢天天借走叶修去研究奇门遁甲。

  这事总搞的苏沐秋很不爽,因为哥哥一直觉得玩起奇门遁甲还是他最厉害,全然不能接受教里公认叶修比他强的观点。

  苏沐橙也觉得,还是哥哥更厉害一些。所以后来她就喜欢在玄武堂主来的时候,便缠着叶修教她功夫,搞的堂主最后只能去找一边忙着教务一边盼着他来的教主。

   苏沐橙其实很喜欢跟着叶修习武。

   邪教的心法有很多种,且绝不外传。尤其是对于和武林盟主的儿子恰好同名的叶修,教里的人便是再傻白甜,都还是多了几分提防。

  可即便如此,叶修依旧能找到适合苏沐橙学习的武功,手把手的教她剑的走向

  平时不着调的少年,握起剑神采奕奕的。苏沐橙那颗少女心总是控制不住的跳来跳去的。

   这家伙还有一手让人赞叹的泡茶技术。

  苏沐橙也是从这件事上看出来他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白皙修长的手指拎着茶壶或轻或重的点着茶,即便是在灾区,用着最廉价的茶叶,他都能泡的香气四溢 将其中最香的一部分引出来 然后盖住那些苦涩的味道。

  就好像他教她习武,总是能将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天赋找出来并加以指导。

  她打小就不爱习武,总觉得自己的天赋不如哥哥,不如护法们,无形之中有那么一点点不被人所知的自卑。
 
   连哥哥都未曾注意,可叶修却发现了。

   那个少年总喜欢揉着她的头发 和她说,“习武事件很好玩的事哦,要好好学。”

  不知怎的,总能勾起她心中那一丝被埋起来欲望。

  她,也想成为和哥哥一样的高手。

  后来的时候,苏沐橙和跟着叶修学会了易容术,两人总喜欢扮成中年人的样子溜下山去玩。

  只是苏沐橙到底是小孩心思,蹦蹦跳跳的全然看不出是个而立之年的姑娘。

  站在人家摊位上面,对着冰糖糕眼神发光,拽着叶修的袖子声音软绵绵的,“叶……大哥我要吃这个!”

  叶修受不了苏沐橙用小奶狗一样的眼神看他,只得掏出他们从苏沐秋的私房钱里偷出来的铜板给她买下糕点。

  摊主包好糕点递给苏沐橙,笑眯眯的婶婶羡慕的跟苏沐橙说,“夫人,您相公可真是宠你 ”

  人皮面具的遮挡下叶修看不见苏沐橙的脸蛋,可姑娘红润的耳垂早已出卖了她。

  山下灯会的时候总是小情侣们喜欢结伴出游的日子,往年苏沐秋总是颇为忙碌,不管是习武还是管理教务总是没时间陪她下山游玩。

  而叶修来了之后便不同了,看起来穷兮兮的家伙却总能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掏出些许银子和铜钱,一块软糕,一盏纸灯的,总是戳中苏沐橙的那颗少女心。

  即便多年以后,小姑娘都记得那年灯会,叶修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的在河灯上写下“愿沐橙一世安康”的字样,同她一起放入河中。

  小巧的河灯顺着水流越飘越远,叶修握着她的那只手却并没有随着河灯的飘远而放开
 
   仿佛她们本应如此。

  苏沐橙还喜欢买话本,尤其是对那些讲武林趣闻的本子。

  在她的书房里有那么一大半的书架上都是她买来的话本,偶尔心情好了也会躺在叶修的腿上,听他念话本里的故事。

  彼时叶修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少年的清脆,总是念着念着就把昏昏欲睡的苏沐橙从睡梦中吓醒,小姑娘啪的一声手就直直的打在叶修的肚子上。

  叶修嗷的一声,下意识的弯下了腰,两人脸便会凑的近了不少。

  苏沐橙那时候脸皮薄的很,瞬间脸就涨的通红通红的,她这个年纪搁在寻常百姓家也是可以婚配的,自是开始懂了不少的情爱之事。

 “砰”的一声,书房的门被踹开,苏沐秋拿着手里的罐子想跟妹妹炫耀一下自己研究出来的新蛊,结果看着书房里涨红着脸的妹妹,和明显刚刚拉开的距离,二话不说就想把蛊虫往叶修身上扔。

   在血月山上的日子总是欢快的不少,苏沐橙自知自己喜欢上了叶修,她那不长的人生中,朝夕相处的男性不是而立之年的大叔,便是有各种怪癖的男人,细细数来正常的也不过只有叶修和苏沐秋二人了。

  小姑娘在月下揪着手里的帕子,她打算在明日就同叶修说,她心悦他。

  反正哥哥是肯定会同意他们的婚事的。

  结果第二天,叶修留下一封信便跑了。

  信上就四个大字

  “走了勿念”

  “哗啦”一声,苏沐橙的少女心碎了。

  之后的时间里,武林盟主的儿子声名鹊起。

  直到苏沐秋咬牙切齿,叉着腰在院子里对着叶修和苏沐橙一起种下的小柳树破口大骂,“王八犊子,居然是武林盟主的儿子!老子要和他拼了!”的时候,苏沐橙才知道,那个她心悦的人是个骗子。

    回想到这里,苏沐橙咬牙切齿的开了口,“岂止,那家伙就是个骗子。”

  拼桌的男人低声笑了出来,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虽是问句,可语气上确实相当的肯定,听着让她想了三年的声音苏沐橙毫不客气的瞪了叶修一眼。

  她倒是想动手,可这家伙居然在茶里下了些药,她刚才走神竟也没有注意到。

    “叶修!”小姑娘恢复了自己的原音,软糯糯又小小的声音像是在叶修的心尖抓了一下。

  “我要是不走,怎么能明媒正娶你?”男人撑着下巴,笑着捏了捏眼前少女肉嘟嘟的脸蛋。

  茶馆照射进来的阳光下,男人虽然没有用自己的脸面对着她,可苏沐橙总觉得看到那个肆意张扬的少年坐在她面前,一时间热闹的茶馆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我来娶你了,我亲爱的小姑娘。”  

评论(23)
热度(201)

© 舞影徘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