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影徘徊

废物一个

【透梓】一个摸鱼


安室透离职的那天,把哈罗暂放在了小梓那里。

“安室先生会回来的吧?”虽然不舍,但朝夕相处之下小梓对某些事情还是有所察觉的。

“大概不会回来了。”

“啊,那附近的女高中生们大概会伤心的吧。”


  那人走的第三个月,波洛里面锲而不舍蹲守他回来的女子高中生们终于逐渐放弃了。接替安室先生的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只有在吃小姑娘做的三明治的时候偶尔会想起那个男人来。

   其实并不是如此,哈罗寄养在她家里, 简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那个离开之后便毫无音讯的男人。

    毕竟说了不会回来呢……

    那可是安室先生啊。

  

   那人走后的第一年,波洛里已经没有了为了他而来的女子高中生,也没有人在提起波洛的那个帅气的服务生。

  小兰偶尔会和她的男朋友新一一起在咖啡厅约会,那个大侦探看小梓的时候总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

  警察局的大叔们也会催一催她赶紧找个男朋友。

   一切如常。


   小梓其实知道安室先生回不来了,安室先生走后的第二个月,那期伤亡无数的爆炸案中,小梓有去下意识的搜索死亡名单。

  直觉告诉她,那个叫安室透的男人就是她等的那个人。

  也许不是直觉,而是那个人一直在默默教她的推理手段来推理出来的也说不定。


   那人走后的第一年半,哈罗比以前又大了一些,小梓每日下班之后都要带他出去遛上一圈才可以。

   哈罗很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送到她这里的缘故竟有几分黏人。即便是遛它的时候,都没出现之前偶然见到过的同安室先生一起疯跑的样子。

   只是今天有些不同,不知道为什么哈罗一直拽着她往已经关门了波洛门前跑。


   夜色下,站在门口的男人透着月色看向咖啡厅内,只留下一个背影冲着她和哈罗。

  即便没有哈罗激烈的反应,小梓也依旧知道他是谁。

  “安室先生!”

   男人闻声转了过来,看着她笑了一下,“初次见面,我叫降谷零。”[/cp]


评论(4)
热度(37)

© 舞影徘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