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影徘徊

废物一个

【杨季】


→大概是一个关于815大案 季洁被杨震的枪打伤,不得不退下一线,并且不能要孩子的设定下的故事
→没有题目,起题目好麻烦 ​

  杨念出完任务回到家的时候,发现他的父亲又不在家了。

  大概又是去了对门的季姨家里。

  杨念自打五岁那年被杨震从孤儿院领回家,到现在二十五岁季姨过世为止,他都认为他的父亲是爱着季姨的。

  他知道的,现在住的地方是父亲特意买的,选在同季姨门对门这间房,就是为了日后能够相互有所照应。

  这一住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前是门对门,三十年后依旧是门对门 。

  从他小时候起,只要他父亲出任务忙,他就会去季姨家里蹭饭。季姨发烧或是忙的来不及吃饭的时候,父亲总会轰他去照顾季姨 或是做好饭让他送去局里。

  父亲从不亲自去做这些事情。

  可是杨念相信,季姨早就心知肚明。

  就像杨念清楚的知道,只要父亲去出任务的时候,季姨家里的灯永远都会亮着,直到听到他家开门声响起的时候才会灭掉。

  父亲肯定也是知道的。

  杨念想起自己青春期的时候,猛地一下子开始对爱情有了好奇心

  他问过田姨,问过丁叔,问过郑伯伯,兜兜转转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同季姨之间的感情是爱情。

  杨念有问过杨震,为什么明明他和季姨相爱却没有在一起。

  至今他都记得,他的父亲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即便那时候的他已经比父亲高出了半头 杨震的眼中也早已没有当年的凛然,只剩下岁月的伤痕。

  “孩子,你要记住,爱是不能解决所有的事情的。”

  随手将信箱里拿出来的信扔在桌子上,杨念挽起袖子准备给父亲做晚饭。

  自打三天前季姨过世之后,他的父亲就像没了魂一样 整日整日的坐在季姨的房间里,看着她挂在客厅中的六组的照片,一言不发。

  他劝了,丁叔也劝了,田姨也劝了,但是没有用,父亲还是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坐在房间里。

  他能做的只有替父亲做好饭,让他的身子不至于也垮掉。

   眼睛扫过桌子,猛然发现夹在在水电费的单子中的那封暗黄色的信封。
  ——季洁收
 

  杨念不知道寄信的,那个叫做王显民的人到底是谁,只知道他的父亲在看完信以后长叹了一声。

  “晚了,一切都晚了。”

  杨念不知道杨震在感叹些什么,只知道收到那封信之后的第三天,他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在家中过世了。

  父亲一直有心脏病,身体也因为在重案组的摸爬滚打中早已千疮百孔了。

  丁叔他们都以为父亲是受不了季姨离去的打击才过世的。

  可杨念总觉得,这一切同那封信有关。

   他看过那封信,里面只有简短的两个字。

  “是我”

  后来他去了趟档案室,在丁叔的指引下找到了815大案的资料。

  他走出档案室的时候,只记得其中的一行话——“杨震指挥失误……同时丢失枪支,并误伤季洁……”

  杨念想,他大概明白父亲同季姨中间缺少的是什么了。

  不仅仅是那张结婚证,

  还有那折磨了父亲和季姨长达三十年的真相。

  可终究,还是晚了。
 

评论
热度(21)

© 舞影徘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