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影徘徊

废物一个

【杨苏】关于受伤

  杨震用胳膊挡了犯人一刀后,首先想到的是绝对不能让苏虹知道。
  记得从家出来前,苏虹刚要去急诊室上班,知道他要去出任务就一股脑的塞了一小包的急救药扔到他车上。
  “活着回来啊老杨。”
  苏虹上班前这么嘱咐道。
  杨震一边听着丁箭着急的喊着“杨哥你没事吧,怎么那么多血!”一边心里有点后怕。
  上次他被子弹打穿肩膀,上上次被犯人开了瓢,上上上次被人背后砍了一刀,上上上上次……
  反正有那么几次还被送到苏虹他们医院的急诊室抢救来着。
  苏虹每次都不生气,就那么坐在他病床前,拿着小刀,一刀一刀的削着苹果皮。
  苏虹有一手特别好的削苹果技巧,那皮啊从头到尾不带断的。
  但是在他病床前,就变成了一段,一段的,坚决不连着。
  杨震就觉得啊,苏虹像是拿着手术刀一刀一刀的削着他的皮。
  所以天不怕地不怕敢跟局长拍板子的杨队长,特别怕自己受伤以后被送到京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急诊室。
  可奈何丁箭这小子脑子实在有问题,看他脸色惨白,死活不听他命令,把他送到了急诊室
  就这么点破伤至于去急诊室吗!!回局里让何仙姑帮忙捆捆不就得了吗!
  尤其是当杨震看到医院上面亮闪闪的京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牌子,那脸啊唰的就白了。
  不行,这次的结案报告怎么也得给丁箭这小子写。
  然后再多让田蕊和宝乐去出出任务,反正他不好过,他徒弟就别想好过。
  前台的谢灵珊看到杨震进来了,虽然脸色苍白但不想有什么大事的样子,就是拿着纱布按着手臂,不禁开玩笑道“哟杨探长又为我们创收呢啊。”
  杨震咧了咧嘴,“嘿,我这为你们创收还不好啊!我这是人民警察为人民,即为人民抓犯人 有为人民创收入。对了,那个吧,叫冉大夫或者田大夫来给我缝就行,真的!别叫苏虹啊!千万别叫!那啥我去缝合的那地方等着哈,记住,千万别叫苏虹啊!”
  谢灵珊捂着嘴巴偷笑,指了指杨震的身后
  杨震一回头,苏虹歪着脑袋看着他,笑眯眯的眼睛都成了月牙。
  “千万别叫我是吧。”
  苏虹的声音还跟平时一样的温柔,但是杨震不禁打了个冷颤。
  “那什么,苏大夫啊,我这不是怕累到你吗!你说你这值夜班挺辛苦的,怎么能让我这个小伤耽误你的时间呢!是吧!”
  苏虹点了点头,“贫,接着贫。”
  杨震也不敢贫了,乖乖的跟着苏虹屁股后面,等着苏虹给他手臂进行缝合。
  杨震看着苏虹拿着针在他的胳膊上比划就觉得心里颤啊,这回不是削苹果了啊,这回是想削他了啊!
  缝合的时候,苏虹是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板着脸,就拿着针啊在杨震的皮肉上穿来穿去的,打了麻药也不疼 但是看的杨震觉得倍儿渗人.
  也不怪杨震。
  想他杨震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是有次晚上执行任务回来晚了,一进家门,一开灯,就看到苏虹坐在沙发的小犄角,点着盏小台灯在缝衣服。
  就是吧,觉得吧,大晚上的吧,渗人。
  后来杨震才知道,苏虹那是故意吓他的。
  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苏虹的脸,根据他杨大探长多年的分析来看吧……
  苏虹吧……
  真看不出来是生气还是没生气。
“苏大夫,我……”还没等杨震贫呢,苏虹头都没抬的打断了他。
  “你要是想让我缝的参差不齐的话就接着贫,我去拿块纱布把你嘴堵上。”
杨震立马闭上了嘴。
等到缝合好了,杨震才敢笑嘻嘻的开口,“我亲爱的苏大夫,我这回真的,真的,没作死。真的!”
  苏虹没搭理他,自顾自的收拾起了眼前的东西。
  杨震想了想,“媳妇儿!明天饭我做!衣服我洗!碗我刷!地我擦!”
  苏虹白了他一眼,“杨大探长,您真是仗着您受伤了啥都不能干在这瞎许诺。”
  杨震一看苏虹搭理他了,立马笑了起来,“嘿,苏大夫我好了以后一定干!一定!”
  苏虹起身整理了下她褶皱的白大褂,走出房间,临了给杨震甩下了一句话。
  “当年我也是打个十个八个没问题的啊,杨大探长。你要想试试也可以的。”
  杨震立马小声低估,“我还挺期待床上打架的,嘿,挺美的。”
 

评论
热度(23)

© 舞影徘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