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影徘徊

废物一个

【杨季】关于……

  季一一胸口被子弹射中的时候,想的是早知道就和老爸道歉以后再去出任务了。
   马上就该是他们老两口的结婚纪念日了,季一一还准备了一份大礼——那是他跑遍了整个刑侦支队才找到的他父母曾经一起办案的证明。
  可惜了,这次是送不出去了。
  希望他最近身体不怎么好的老妈不要太伤心,他那工作狂的老爸能不要忘记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他啊是没办法陪他们老两口了。
  不过没关系,还有那么多六组的人可以陪着他们呢。
  用最后的力气,颤抖的按住口袋里的手机 他记得他有设定快速拨号的。
   爸,妈,我想你们了。
 
  季洁正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局里打来电话,说杨震倒在办公室了,估计是因为临近年关了吧,今年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作为局长的杨震统筹规划跑前跑后的好几天都没休息了。
  他心脏本就不好,腰上的旧伤也时常发作,估计这次又是腰疼了吧。
  见到他一定要好好说说他。
  杨震明知道她最近记性不好,老忘事,因此总是明明没好好吃饭却糊弄她说他好好吃了,是她记性太差忘掉了。
   那人啊,明明都已经头发花白了,却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总喜欢和她逗趣。
  赶到医院的时候,季洁才发现自己忘带了手机。摸摸自己已经斑白的发髻摇了摇头,真难想象要是没了杨震的话她怕是连自己都能丢了吧。
  家中 手机在餐桌上嗡嗡作响,用全家福做背景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来自季一一的电话。
  手机的铃声是首不成名的曲子,那是季洁给一一录的特制的来电铃声。
  只是曲子还没有响完,手机便没了动静。
  那首歌,再也不会响起。

  春节到了,顾欣欣今年刚来到支队的法制处工作半年多点,就被排班到了大年三十来值班。和她一起的赵云倒是习以为常。
  顾欣欣终究是小孩子心性 大年三十还是有点耐不住性子,听说会有领导送饺子啊送什么东西来慰问,就期待的不行。
  只是刚从厕所回来,就看到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妇人,拎着一个保温桶走了进来,放到他们郑处的办公室里便走了。
  她想拦住询问的,却被赵云阻止了。
  当老人离开法制处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窜了上去,“赵哥,这位奶奶是谁啊?咱们郑处的妈妈?可是郑处今天不是不值班吗。 ”
  赵云摆了摆手,叹了口气,“你知道咱们局里年前因为劳累过度而过世的杨局长吗?”
  顾欣欣点了点头,杨局实在太出名,且不说他当上局长之后的那些事儿 光说他当年在他们法制处的改革就让人拍案叫绝啊。
  “那是杨局的妻子……杨局过世哪天被查出来患了阿兹海默病,记忆是越来越不好了,只记得自己刚怀孕的那时候的事了。杨局那时候还是咱们处的处长,过年被留着值班的时候,这他妻子就会做好饺子送来给他。诶……听说这两能在一起也是经历了不少事,没想到……命运弄人啊。”
  顾欣欣揉了揉自己的眼角,“那他们的孩子呢……不管他妈妈吗?”
  赵云眼神复杂的看了看顾欣欣,“他儿子就是那个刚大学毕业就牺牲了,然后被全局通报表扬的季一一啊……听说他和杨局是同一天过世的……”

  季洁走出刑侦支队的大门,恍然间迷失了方向忘记了自己是谁,又为何会来到这里。
   坐在门口的板凳上休息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恢复起全部记忆。
  病的真是越来越严重了啊。
  起身向着家的方向走去,杨震好像是……又去出差了吧。
  真是的,不知道这次什么时候能回来啊,丁箭可要看好他杨哥啊。

  杨震啊,你再不回来的话,
  我可能,真的要弄丢自己了啊。
 

评论(1)
热度(25)
  1. jingruoanran501舞影徘徊 转载了此文字

© 舞影徘徊 | Powered by LOFTER